去中心化的貨幣為何沒有去中心化的交易所?新一代交易所革命緩緩到來

excluded

圖、文/極客公園,蘋果仁授權編譯

2018 年2 月,富比世雜誌發表了有史以來第一個「加密貨幣富豪排行榜」,位居榜首的是「瑞波幣」創始人 Chrise Larsen;榜眼是以太坊聯合創始人 Joseph Lubin;探花被數字貨幣交易所「幣安」的聯合創始人趙長鵬收入囊中。根據富比世的估計,這位榜單中唯一的華裔新貴身家約 20 億美元,而這距離趙創立幣安不過七個月而已。

以「去中心化」為名義而被創建出來的各種數字貨幣,在交易所這個「中心化」的場地中進行流通。但由於缺乏監管,數字貨幣交易所不僅經常面臨駭客攻擊(詳見:昨夜的幣安與駭客之戰,宛如電影般的收割場景)、數字貨幣被盜等挑戰;甚至連管理者監守自盜的事情也屢見不鮮,交易所中心化的壞處相當明顯。

於是新的問題出現了:既然是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能不能用去中心化的形式進行交易?

目前,已經出現了多家嘗試推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團隊。其中一家推出了名為 DDEX 的新創,就希望利用去中心化交易所,來實現數字貨幣更加安全和方便的流動。

從旁觀者到參與者

運動服、運動鞋,脖子上掛了一對運動藍牙耳機,王博聞這身打扮讓他看起來更像是在宿舍的大二學生,而不是一家初創公司的 COO。

2016 年 6 月,曾經憑藉 1.5 億美元融資冠軍全球的以太坊項目 The DAO 遭到駭客攻擊,360 萬個以太坊被駭客盜走,最終導致了以太坊的硬分叉。正是這次以太坊的「悲劇」事件,才將王博聞吸引到區塊鏈技術上來。此前,作為紐約大學的大三學生,王博聞曾在真格基金做了半年的實習生,旁觀了很多創業潮流。

2017 年,完成學業的王博聞回到國內,成為真格基金的正式員工。

由於對區塊鏈的熱愛,王博聞結識了課程格子創始人李天放。在區塊鏈的熱潮中,王博聞和李天放也嘗試成立一支基金,用來進行加密貨幣投資。在籌備基金期間,王博聞和李天放查看了大量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創業項目,二人都認為去中心化交易所有更廣闊的前景,這次經歷卻為之後的 DDEX 項目打下了良好基礎。

2017 年 10 月 27 日,王博聞從真格辭職,正式成為 D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的聯合創始人兼 COO。「之所以記這麼清楚,是因為第二天(10 月28 日)是我的生日。」王博聞笑著說到。

DDEX去中心化交易所頁面

淘金谷裡的「賣水人」

在紐約大學主修數學和經濟學的王博聞說自己比較擅長數字,雖然「寫程式並非強項」,但是對金融領域非常熟悉。另一位創始人李天放則是前微軟和 Palantir 的工程師,又擁有 CFA 資格證書。在研究過大量的區塊鏈項目白皮書後,團隊將注意力放在了去中心化交易所上。「淘金的人來了又走了,但是賣水和牛仔褲的人最後都留下來了。」王博聞認為交易所作為加密貨幣領域的「賣水人」,擁有穩定的商業模式,是一個能長久做下去的事業。

(編按:這裡指的「賣水人」又稱「金山理論」,意指淘金熱時期參與淘金的人都賺不到錢,反而是週遭賣水、賣鏟子的人都賺翻了)

然而事實比王博聞和李天放估計的還要狂野,不論是 Coinbase、火幣還是幣安,這些加密貨幣交易所憑藉每天的手續費就能獲得大量利潤。根據彭博社的分析,幣安每日交易費用最高能達到 384 萬美元,年交易費用超過 10 億美元。這其中還沒有算「上幣費」等灰色收入,如果加上這些灰色收入,一個交易所每年的營收必定十分驚人。正因如此,交易所也成為了眾多駭客的目標。

像火幣和幣安這樣的中心化交易所,有一套成熟的運行機制,用戶想要在交易所進行交易,首先需要將比特幣或者以太幣打入交易所的統一地址。在當天的查詢中,可以看到幣安的比特幣地址中有超過37 億美元價值的比特幣。「中心化交易所就像一個瓶子,大家的錢都放這一個瓶子裡,如果有一個漏洞,錢就會開始洩露,全看漏洞的位置在哪。」

就在發稿前,幣安交易所剛剛遭到攻擊,部分用戶賬戶中的比特幣被兌換成另一種貨幣 VIA,造成當天加密貨幣市場普跌。

王博聞和團隊研發的 D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項目,用戶無需將加密貨幣打入到交易所的地址,而是直接從買方的錢包,進入到賣方的錢包,交易所做的是鏈下撮合鏈上交易,並將資訊記錄在區塊鏈上,從根本上杜絕了中心化交易所的風險。「因為用戶的私鑰都在自己的錢包中,沒有第三方託管,所以沒有中心化交易所資產被盜的風險。」

從 1 月上線公測至今,DDEX 的交易量已經超過數百萬美元,雖然數量和「老牌交易所」沒辦法比,但作為一個創業團隊,看到數據成長,也讓團隊感到十分自豪。

王博聞稱 DDEX 是個「模型屋」,團隊的野心其實不止做一個超級去中心化交易所,而是一個交易所網路。目前的交易所仍然是封閉獨立的,即便是排在前幾名的交易所,也難以在面對海量交易時共享市場的深度和流通性。而基於王博聞團隊研發的 Hydro 網路,合作方可以開發自己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由於使用同一底層網路,這些交易所可以共享深度和流通性,聯手成為比任何一個加密貨幣交易網路,在流通性和深度上給用戶更好的體驗。

正是這樣一個項目,不僅獲得了來自王博聞老東家真格的投資,同時也得到了來自 Coinbase 投資人的融資。

左一為王博聞,右一為DDEX西雅圖負責人Scott

面對未知,縱身一躍

「2015 年是VR、2016 年是直播、2017 年是人工智慧、新零售和無人貨架,現在是區塊鏈。」做投資的時候,王博聞看到了一個又一個浪潮來了又去,但是唯一點燃他創業慾望的,只有區塊鏈。

1994 年出生的王博聞稱自己是「被網路耽誤的千禧一代」,剛懂事就開始摸鼠標,第一台手機是老爸淘汰下來的第一代 iPhone,最崇拜的是矽谷「車庫創業」時誕生的一批網路創業者,「十幾個人就能創造出有巨大影響力的應用」。受矽谷文化影響,王博聞在大學時就和好友在矽谷合作了第一次創業,雖然沒有成功,但是創業的精神早已在其心中打下深厚烙印。

王博聞最喜歡的一個創業題材是以太坊的開源項目,用戶可以透過自然語言查詢相關以太坊地址。「很像是以前網路時代的 DNS 項目,輸入一串 DNS 地址就可以連接到某個網站。」王博聞認為區塊鏈很像 2000 年左右的網路,「什麼都沒有,非常簡陋,但是非常有意思。 」他最想做的也是,做一個這樣「化繁為簡」的工具,幫組小白用戶達成自己的目的。

正如 2000 年的網路行業,區塊鏈作為一個底層技術,仍需要慢慢發展,王博聞青睞的很多項目都是至少要 2019 年才會有些進展,而整個行業離成熟可能還有 5 到 10 年時間。「至少5 年內我都會一直做和區塊鏈相關的創業。」王博聞自信地說到。

「區塊鏈就像一個未知,但我還是想縱身一躍。」王博聞說到。

圖片來源:DDEX

責任編輯:臥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