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全美!川普團隊透過 Facebook 的「心理測驗」取得 5000 萬筆個資,並影響美國大選

加入蘋果仁 IG

圖、文/雷鋒網,蘋果仁編譯轉載
在美國大選中,Facebook 到底有沒有通過精準推薦來左右選票?

實錘! 洩漏5000萬用戶信息後,Facebook 成操控美國大選的工具

比如,根據 Tom 在社群網站上的留言和按讚情況,大數據可以推測出他是一個喜歡槍的人,所以推送中會出現「希拉蕊將要禁槍」的內容;再比如,Lily 是一個認為寬鬆的移民政策會導致治安情況變差的人,所以會向她推送「希拉蕊要給任何移民綠卡」的內容……

原本還搖擺於川普和希拉蕊之間的Tom 和Lily,在看到這些內容推送後,最終把票投給了川普。

其實,自大選開始,關於Facebook 是否將用戶數據用於政治目的的爭論就沒有停止過,但一直沒有拍板定案。獲得真實敏感的個人資訊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川普團隊到底通過什麼管道達成的?獲得了哪些用戶數據?利用這些數據如何影響大選?

3月17日,《衛報》和《紐約時報》同時刊登長文,共同將矛頭指向了服務於川普團隊的數據助選公司Cambriage Analytica(文後簡稱CA),料很猛,且聽雷鋒網為你慢慢道來。

出於「學術研究」目的的數據竊取

自川普參與競選以來,關於Facebook 助推其大選得勝的言論甚囂塵上,但對此的質疑也不少,主要集中於—–拿數據做分析和推薦簡單,但Facebook 的核心數據是你想拿就能拿的嗎?

最近,Facebook 暫停了CA 在其社交媒體平台購買廣告和管理頁面的權限,並解釋了Facebook 是如何「上當受騙」的,算是對上面的問題做出了回應—–用戶的數據確實被拿走了,而且可能確實是被用於政治目的。

實錘! 洩漏5000萬用戶信息後,Facebook 成操控美國大選的工具

據衛報的報導,CA公司的數據,來自於對共計5000萬美國臉書用戶資訊的盜取,要知道,大選的總投票人數滿打滿算才1.3億人,可以想見5000萬的資訊對於大選意味著什麼。

爆料人來自CA 的前員工克里斯托弗·威利(Christopher Wylie),他表示,CA 確實通過Facebook 獲得了很多用戶的個人資料,並建立模型,為之後大選的精準推送打基礎。

2014年,威利聯繫了劍橋大學心理學教授、俄羅斯裔美國人亞歷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並稱要與其合作。

為什麼找他?因為科根不僅有數據,而且他對數據的獲得方式也許能騙得過Facebook 的審查。

科根所在的劍橋大學團隊開發了一款名為「thisisyourdigitallife」的心理測驗應用,在有關APP的介紹中,說這款應用時出於學術目的的研究,而且,參與測試的人會得到一些錢,作為對參與「學術」研究的回報。

據爆料人威利透露,先開始CA 找的是「thisisyourdigitallife」這個團隊的負責人,但其並未同意合作,所以他們找了團隊成員科根。

說真的,平時五花八門的心理測驗不給錢都有好多人做,何況是有劍橋大學心理學研究這樣的背書,而且還有錢賺,於是這個小測驗很快地就吸引了27萬人的參與,至於後來為什麼擴大到5000萬人,我們會在文後解釋。

擁有劍橋大學教授身份的科根,先開始只是告訴Facebook,他收集這些資訊完全為了學術目的,但實際上,他還將這些數據,提供給了CA,用於政治活動。

當科根答應合作後, CA 還掏出八百萬美元,資助其成立了一家名為GSR 的公司,這家公司實質上是以「學術研究」之名,從事用戶數據挖掘的工作,而數據來源依然為「thisisyourdigitallife」的心理測驗小遊戲。

臉書在保障用戶資訊安全管理方面存在巨大漏洞

先來看看以「心理測驗」為幌子的APP,釣到了哪些個人資訊。

實錘! 洩漏5000萬用戶信息後,Facebook 成操控美國大選的工具

根據衛報的披露,「thisisyourdigitallife」這款應用蒐集的資訊包括用戶的住址、性別、種族、年齡、工作經歷、教育背景、人際關係網絡、平時參加何種活動、發表了什麼帖子、閱讀了什麼文章、對什麼貼文點過讚等。

要成功得到5000萬的用戶資訊,分三步。

第一步,先在Facebook 上刊登廣告,以「有償心理學研究」為名,用少量金錢為獎勵,誘導美國的Facebook 用戶下載這款心理測驗小遊戲,這款程式,只有擁有185名以上的好友才能參與這項有償調查。(原因文後解釋)

第二步,在亞馬遜旗下網站「Mechanical Turk」和「Qualtrics」上參加問卷調查,在問卷調查末端,再請求用戶同意該程式查看其臉書資料。

第三步,點擊「同意」之後,這款應用開始蒐集用戶本人,以及用戶好友的資料。敲黑板,重點在這裡,該程式查看用戶資料不僅是本人的,還有185名好友的!來,拿出你的計算器,27萬*185=4995萬。

這款應用偽裝的還不錯,它會評估你的「感知興趣」,並將其分為5類:

尚武精神:槍砲、射擊、武術、弩、刀。

暴力神秘主義:毒品、巫術和異教。

智力活動:唱歌、作曲、出國旅遊和環境。

輕信:超自然事件、飛碟。

健康興趣:野營、園藝、爬山。

這27萬參與有償調查的用戶,活生生的成為了CA 公司盜取好友資訊的「幫兇」,至此,那些毫不知情的好友也成為了CA獲得資訊的來源,他們在臉書上的發帖,閱讀,按讚都悄悄的被CA公司所獲得。

這點,也就是衛報和紐約時報所抓住的關鍵點——- 臉書本身的技術和管理有著巨大的漏洞,即與我有關的資訊,未經我的同意,在我完全不知情的狀況下,同樣可能被第三方獲得,只要這個第三方經過我好友的同意即可!

換句話說,你的資訊是否能被蒐集,決定權並不在你,而是你的好友。

Facebook的「鴕鳥心態」

雷鋒網發現,據衛報和紐約時報的說法,讓他們曝出如此重磅新聞的原因,實在是有些「恨鐵不成鋼」, Facebook一直抱著「鴕鳥心態」處理這件事,對所暴露出的嚴重問題採取視而不見的態度。

實錘! 洩漏5000萬用戶信息後,Facebook 成操控美國大選的工具

爆料人威利告訴衛報,科根的應用程式一開始下載大量用戶數據, Facebook 的內部安全監控程序就已發現。但當科根向臉書解釋說這一切都是為了「學術用途」時, Facebook 就沒有再進行任何追究。

眼尖的衛報其實早在2015年12月就已經爆料過,有臉書用戶的個人數據被用於支持德州參議員克魯茲參加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初選,本想說,都曝了你了,起碼得有點行動啊。

大半年過去了,佛系 Facebook 一直拖延到2016年8月,才通知威利,要求他刪除所獲得的數據,至於刪沒刪,拿這些數據都幹嘛了, Facebook 沒有繼續深究。

紐約時報認為,即使你沒有能力追查真相,起碼也應該告訴你的用戶,有個叫「thisisyourdigitallife」的應用,雖然是出於學術研究的目的,但你們要長個心眼,他們可能會去挖掘你和好友的資訊,而且他們並不知情。

但是, Facebook 沒有這樣做。

據紐約時報的說法,在記者在調查過程中,多次向Facebook 提出質疑,他們先是不承認數據洩露範圍有如此之廣,直到獲悉紐約時報即將發表調查報告後,才在網站上發表聲明,承認有數據使用不當並表示要採取行動。

實錘! 洩漏5000萬用戶信息後,Facebook 成操控美國大選的工具

即使是在聲明中, Facebook也屢次強調,這不是嚴重的資訊洩露,一切的資訊使用已經得到了用戶的同意,目前,他們已經暫停了這款應用對於用戶資訊的繼續蒐集,而且將展開進一步的調查。

總之,看完這場猛料重重「大戲」,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編輯是再也不敢隨隨便便在社群網站上做心理測驗了,有可能坑了自己不說,還可能害了無辜的朋友。

消息來源:紐約時報衛報、  Facebook